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陰陽商人:我有一間猛鬼公司 txt-第一百零四章 你的牙露出來了!推薦

陰陽商人:我有一間猛鬼公司
小說推薦陰陽商人:我有一間猛鬼公司阴阳商人:我有一间猛鬼公司
“嗖!”
表小姐 小說
徐星落头顶迅速冒出一个人形,眼看就要像其他人一样奔向月亮,月华的照耀下,两个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。那个被拉的很长的黑影伸出胳膊拽住了徐星落的影子,猛地把她摁回了身体。
“啊!”徐星落似乎才从噩梦中惊醒,脸色苍白,额头肉眼可见地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,她看着眼前的人,激动的喊道:“妈!”
这黑影渐渐地长出了五官,浓黑粘稠如同墨汁的影子一点点的变白,最后一个和徐星落长相颇为相似的女人出现在了三人面前。女人先是朝着周奕淡淡的点头,回过头来便温柔的看着徐星落。
“妈,我就知道是你,一定是你!”徐星落想扑到女人的怀里,结果身体却穿了过去,眼泪流得越发汹涌。女人却更加温柔的抬起手虚虚地摸着她的脑袋,嘴唇一张一合,但却没有声音从里面发出来。
徐星落泪如雨下,刚才浑浑噩噩的样子已然消失不见,颤着声音道:“我就知道是你!小时候那么严重的车祸,司机都死在了车里,我却毫发无伤。还有那次和同学出去登山也是!泥石流滑坡能安然无恙,跑出来的也只有我了吧?!!”
“还有那次!那次我建议勇为,遇到持刀歹徒……”徐星落哭着说起了以前大难不死的事,最后哽着嗓子道:“妈,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既然在身边,怎么不出来见我。”
周奕朝着两人走了过去,替女人解释道:“知道背后灵吗?你妈死后选择做了你的背后灵,永生永世不去投胎。背后灵之所以叫背后灵,就是等你看见她的时候,也是她彻底消散的时候。”
“怎么?!!”徐星落惊骇的闭上眼睛,急忙道:“我现在闭上眼睛有用吗?!!”
女人终于流出了血泪,微凉的液体滴到徐星落的眼眶上,徐星落睁开了眼睛,母子俩人相顾无言,默默垂泪。
再次见到亲人的时候,却也只能看着,不能触摸,不能说话,除了流泪似乎什么都做不了,因为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,阴阳似乎永远都不能相通。
忽而女子的灵魂便开始缓缓离地,徐星落慌了,连忙想去拉女人的手,却忘了她根本触摸不到女人,一次次徒劳的穿过,最后徐星落只能求助周奕。
如昼
“老板,我能做什么?求求你告诉我,我能为我妈做什么?!当时就是我害死的我妈,就是我和她吵架,她才会被车撞!”
“我会尽力。”周奕手里赫然出现一把漆黑的狙击丨枪L115 A3,抬手便瞄准了蓝月亮上的两个身影。
一枪入魂。
砰的一声,蓝月亮上的两道身影被子弹穿透,深蓝变成血红,像被人用盆鲜血狠狠地泼洒,这红色迅速地越开越来越大,越来越多,整个月亮都变成了最大的血月。
血月甚至扩大了十几倍,慢慢的垂到地上,整个空间都被月华照出了红色。
“系统刷新道具:梯云纵(使用后有意想不到的效果——200点功德值。)”
周奕打开系统面板,没想到道具已经刷新,这系统还真是贴心,毫不犹豫用200点功德值换了技能梯云纵,身体顿时像注入了一股暖流,脑中多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。一个个的小人在脑中上演着招式,等演习完毕以后,似乎自己已经练了几十年的梯云纵,动作招式烂熟于心。
不多废话,周奕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,左脚踩右脚,与空中迅速构成一道梯,像一把利剑斜斜的插入血月之中。
而在蓝月变血月之后,缓缓飘向月亮的灵魂也都浑浑噩噩的停在半空,身体和灵魂之间连着一道极细的线,如果不仔细瞧是看不见的。
“老板会的花样可真多!”段小云赞叹道:“这把稳了。”
姜煜也笃定道:“这把稳了。”
“小云,我就知道你们不是普通人,真的谢谢,谢谢!”徐星落眼看着就要双膝跪地,段小云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,顺便实话实说道:“星落,我摊牌了,我不是人。”
徐星落点点头,“我知道你不是人,你是鬼。”
“嗯,你怎么知道?”
因为周易的花样多,这两个咸鱼员工便放下了心,他们老板稳得很,老司机绝对不会翻车。
徐星落不好意思道:“凭感觉。”
段小云:“这也行?”
“可以的,我直觉很准。”
……
咱家的帝王酱
瑤小七 小說
周弈踩到凝实的地面,满地都是血,眼前眼后左右都是血红。那两个本来清晰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,身体上的血管清晰可见,毛细血管像柳絮一样纠缠在身体上,无论是动脉还是静脉都呈现灰败的青黑色,也不知道刚才那一泼血从什么地方漏出来的。
这两个勉强称作是人形的东西已经被剥了皮,女性人形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,本来是眼窝的地方却是深深的黑洞。嘴唇也被割掉,洁白的牙齿呲在外面,看起来极为骇人。
“真是多管闲事。”一道清丽的女声从女性人形喉咙里发了出来,肉眼可见脖子上的声带在微微颤抖,周易泛起生理性的恶心,胃部不断的翻腾。
“有说话这功夫,不如把牙往回收收,省得像只呲牙咧嘴的恶狗。”周弈回怼道:“吸收那么多灵魂当养料,也不怕撑死!”
望月存雅 小說
男性人形更惨,不仅是皮肤被剥离的完全,就连脑袋也被竖着砍成了三半,中间血管蠕动着一根根的串了起来,才勉强把这三瓣脑袋合成一个。
“别废话,我们只要吸收了他的灵魂,就能永远存活在世间。”男性人形声音沙哑道:“也好过在这里风吹日晒,天天受刀割之苦。”
女性人形:“这家伙不好对付,小心点!”
这两个人形头顶生出了许多细小的红色瘤子,每个瘤子都长着一张人脸,五官狰狞,嘴巴张大露出黑洞洞的口腔,都没有舌头。
周弈:“……咳咳,容我插句嘴。”